• 周六. 12月 3rd, 2022

俄罗斯女球员:普京夺走了一切,应有更多球员为反战发声

2597611476@qq.com

6月 9, 2022 ,

俄罗斯女球员:普京夺走了一切,应有更多球员为反战发声

虎扑06月07日讯 自2月24日俄乌战争爆发以来,足球界许多俱乐部、球员以及教练都曾多次通过社交媒体声援乌克兰,但敢站出来公开表示反对该战争的俄罗斯球员却是屈指可数。

据统计,截至目前只有3名俄罗斯球员公开对俄乌战争表示反对,其中包括来自莫斯科迪纳摩队的Fedor Smolov,此前他曾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条“反对战争”的动态,自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就此发过声;再就是来自莫斯科斯巴达的Aleksandr Sobolev,他在战争爆发当天发布了一条反对战争的动态,但随后几小时就删除了。

而第三位就是本次接受BBC采访的Karpova,她是一名女球员,目前正在西班牙人女足效力。她是唯一一位公开表示反对战争的俄罗斯女球员。值得一提的是,自从战争爆发以来,她几乎每天都会在INS上发表反战言论,目前她再INS上已经拥有了14.3万的粉丝。

在接受采访时,Karpova表示:“我不能对这种不人道的战争保持沉默。如果我是身处俄罗斯,而不是西班牙,我甚至都不会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认为我有一种特殊的使命,我要说出自己的想法。”

BBC透露到,Karpova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表现得很谨慎,但她也表现出一种不怕“说错话”的感觉,这在俄罗斯运动员中并不常见。

Karpova继续说道:“俄罗斯的外宣机构目前正在试图说服俄罗斯人,俄罗斯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国家,整个世界都在反对我们的‘独特使命’。”

“你说所谓的‘独特使命’是什么?我不认为俄罗斯人是特殊的,与此同时,我也觉得身为俄罗斯人也不是什么耻辱。在我看来,俄罗斯不仅仅指俄罗斯政府以及普京。”

“普京夺走了我们的一切,他毁掉了我们的未来。与此同时,他做这件事的时候却得到了我们的默许,政府没有看到运动员们的激烈抵抗,大多数人只是对所谓的不公平视而不见,因为他们认为这不关他们的事。”

“此前我参加了两次反战派集会,第二次是为了支持俄罗斯反战派的代表人物Alexei Navalny,当时他在监狱中被毒死了。尽管如此,我认为我对反对战争做得还远远不够。”

“在我看来,类似于Alexei Navalny这样反对战争的人似乎就是一个人质,我为他们感到难过,我想尽一切努力去让他们摆脱困境。”

此外,Karpova还在采访中谈到了同性恋的话题,因为她本人就是一名同性恋者。对此她表示:“如今我已不再害怕一些事情了,没有人会因为我喜欢女孩子而责怪我,在西班牙我并不会觉得身为同性恋者就是一种耻辱。”

“在这里,你的教练会问你:‘今天你的女朋友来看你比赛了吗?’,这会让我觉得很兴奋,因为在俄罗斯人们只会问你有没有男朋友,而在西班牙大家都会把自己的伴侣称呼为partner,而非局限于boyfriend或者girlfriend(男朋友或者女朋友)。”

在采访中,Karpova透露她从小就一直在隐藏自己同性恋的身份,或者至少不会主动去谈及此事。

她继续说道:“我还记得我签订我个人第一份职业合同时,那支球队的老板试图说服我的父亲签字,并向我的父亲承诺:‘一定会照顾你的同性恋女儿。’”

“在这些人眼里,同性恋是需要被特殊对待的。那时候我才18岁,我爸爸告诉那个人:‘我们是来谈论足球而不是我女儿的性取向问题的。’”

“作为一名同性恋,我不得不说在西班牙和在俄罗斯有着很大的不同。”

“在我看来,同性恋人最大的困扰就是你好似衣橱里的模特,也就是说你是同性恋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你害怕被这个社会所评判。当你的国家也成为批判你的那个主体时,一切都变得荒谬了。”

“而现在,俄罗斯的宣传机构试图通过曝光那些反对战争的人来败坏他们的名声。”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3月加盟西班牙人女足队后,Karpova结识了队内另一名乌克兰前锋Tamila Khimych,对此她表示:“当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她总是小心翼翼地看着我。比如她病不确定我是不是主战派,是不是觉得我也认为乌克兰人是所谓的敌人。”

“当时我简直想哭,我在想她的家人以及朋友是否还安好,一想到她可能因为这场战争失去她所爱的人,那种感觉就太令人害怕了。”

“有时候我情绪很激动,有时候我仍然不敢相信外界正在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后来,Karpova得知Tamila Khimych的家人以及朋友都很安全,为此她感到非常高兴。此外,karpova也表示她很高兴目前她所从事的工作与俄罗斯政府没有半点关系,但同时她也表示希望目前的战争局面能够得到改变。

她继续说道:“我希望能够有越来越多的俄罗斯人,越来越多的俄罗斯运动员能够为战争发声,让那些同样反对战争的人知道他们并不是少数派。”

“我们不能只是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沉默的时间应该已经结束了!”

“政要们总会老去,政府总会更新换代,但当这一切发生时,我们都还活着,我们应该做好准备去解决这一些问题,我希望改变能尽快发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